股票配资门户 - 国内正规专业的股票配资、配资公司及配资平台资讯门户,致力于打造股票配资行业诚信网站,炒股配资、配资开户、首选股票配资门户。

配资开户 联系站长

我要配资
浏览量

「基金嘉实300」医疗涉黑案下的“莆田系”:超8成由东庄镇人操盘

作者:配资门户小编 发布时间:2019-12-14

多起扫黑案

多地动作有深刻背景。2019年3月,国家卫生健康委联合公安部、市场监管总局、国家医保局、国家药监局等八部门开展为期1年的医疗乱象专项整治行动,同时印发《医疗乱象专项整治行动方案》,将严厉打击各类违法违规执业行为、严厉打击医疗骗保行为、严肃查处发布违法医疗广告和虚假信息的行为、坚决查处不规范收费、乱收费、诱导消费和过度诊疗行为列为工作重点。

莆田系第一次进入公众视野是在1998年。此时,打假人王海正在调查一种名为“淋必治”的假药,追踪到几家民营医院。后来王海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回忆,他发现这些顶着正规名头的民营医院存在共同特点:把没病说成有病,把小病说成大病,最终目的是让患者付出数倍甚至十倍于公立医院的价格治病,而这些医院的投资人都来自莆田市东庄镇。

2015年3月,长期依赖百度广告引流吸引患者的莆田系和医疗广告竞价排名上层层加码的百度之间的矛盾公开化,莆田系自称利润中一大部分流向百度的广告投放,正沦为百度的打工仔。

“钱真的是太好赚了”,他说,“在我们医院,一个痔疮让你花两万多很正常。”有时候病人太多忙不过来,小学文化的林勤宗也要穿上白大褂给患者看病。

2018年3月,广东省深圳警方破获了一起莆田系民营医院强迫交易、诈骗案:一位女士到深圳惠爱门诊部看病后,被诱导接受高价微创治疗,并被滞留在二楼观察室,院方要其凑够医疗费用后再进行医治。龙华公安分局接到报警后,将投资人陈某飞等6人抓获。

但在林勤宗看来,开医院终究只是一门生意。“怎么赚钱怎么来。医院不让开了我就投资其他行业,就这么简单。情怀?”他说,“那种东西一毛钱都不值。”

界面新闻见到莆田健康产业总会执行会长兼秘书长吴曦东。他拒绝接受采访,但又陷入激愤,“不要整天说什么莆田系莆田系的,几个害群之马代表不了莆田系,不要把我们叫莆田系。”

张新年认为,“莆田健康产业总会确实做出过一定努力,但因种种原因未能兑现整改承诺,我已经不能依约对其进行有效监督,遂果断解除合同,但监督其实无需合同,不影响我今后继续实施监督,我希望政府主管部门加大对民营医院的监管力度。”

此外,她还要去动员医院所在地的乡村医生,请他们把农村的患者介绍过来,按病人的消费额给乡村医生提成15%。

2019年8月,张新年律师在微博上宣布与莆田健康产业总会解约,理由是后者未履行合同约定的在三个月内建立种种自查机制的承诺。

但民营医院转型也正面临着困境。吴曦东说,主要困难是虽然国家政策鼓励社会资本办医,但在地方政策往往落实不到位,比如提倡多年的鼓励医生多点执业就无法落实,“大的公立医院不放人,你让我们怎么办?公立医院拿着财政补贴,民营医院怎么生存?”

2019年4月,扫黑风暴中的深圳警方通报了通报了查处莆田系医院的案情。莆田健康产业总会成立之后第一次就“莆田系”概念发声,称涉案人士虽为莆田籍,但并非莆田健康产业总会会员,“民营医院应该有勇气与不法行为切割”。

「基金嘉实300」医疗涉黑案下的“莆田系”:超8成由东庄镇人操盘

这一年,深圳市龙华区又先后查处了6个涉恶医疗案件,共刑拘106人,逮捕56人。深圳《宝安日报》于2019年9月报道称,要“全面清除莆田系毒瘤”。

58岁的东庄镇人陈德良被当地医疗从业者奉为“开山祖师爷”“教父”。他告诉界面新闻,东庄镇1980年代初,他凭一剂治疗皮肤病的偏方跑江湖,月入过万。众亲友、族人、同村村民拜陈德良为师,学习杂耍和皮肤病偏方,游走全国表演推销。

但在此之前,暗流涌动的莆田系已经经历了一波倒闭潮。2017年年底,林勤宗已经发现“苗头不对”。他召集几个合伙人开会,得出的结论是立即把医院转让出去,“哪怕价钱低一些都要转。”他始终相信,是灵敏的嗅觉使他躲过了一次灭顶之灾。

律师张新年也开始关注莆田系医院,他为莆田系医院的受害者进行了一系列公益维权活动。他曾接到过很多莆田系医院受害者的求助,曾公开发文谴责部分莆田系医院无病假治、小病大治、医美服务项目欺诈等违法犯罪现象十分突出,社会危害性甚巨,曾呼吁“向抓酒驾一下打击莆田系。”

前述莆田市委主要领导公开表示,“百度2013年的广告总量是260亿元,莆田的民营医院在百度上就做了120亿元的广告。”

“我们赚100块,有90块都是给这些人的。我们主要靠套保赚钱,一个病人我们套一二十万出来很正常。”陈家丽告诉界面新闻。

莆田健康产业总会成立时,时任莆田市委一位主要领导在讲话中表示,“过去莆田民营医院在夹缝中求发展,演绎了野百合也有春天。在今后,莆田将抓住国家支持社会资本发展健康产业的有利契机,发挥医疗健康产业发展策略联盟作用,推动中国健康产业的发展。”

但转型做高端正规化医院的莆田系仍是少数。东庄镇人林勤宗告诉界面新闻,多数莆田系开始集中资源自建专科医院,部分资金雄厚的东庄镇人开始自建综合性医院,但和詹国团走正规化、专业化的路子不同,他们延续了虚构、夸大病情的原始盈利方式。

陈家丽对界面新闻回忆,起初她以为只是遇到了一些障碍,按照往常的经验,疏通一轮关系应该就能解决问题。但她花的钱打了水漂,医院最终被查封,“幸运”之处在于她全身而退,没有承担其他法律责任。

当年年底分红之后,林勤宗陷入“烦恼”:“我犹豫了好几天,到底是买宝马还是买奔驰。”仅凭0.8%的股份,林勤宗分红130多万元。

此后,各地公立医院开始腾退莆田系承包的科室。陈家丽在广东投资的医院也受到影响。监管部门开始对莆田系动刀,她的医院在病人不知情的情况下套取病人医保的行为被当地监管部门定性为骗保。

「基金嘉实300」医疗涉黑案下的“莆田系”:超8成由东庄镇人操盘

陈德良的众多门徒中,詹、林、陈、黄四家实力最为雄厚,被称为莆田系四大家族。四大家族以詹氏詹国团为代表,他于1985年首创了承包公立医院科室的业务模式,专攻皮肤科、妇科,使莆田系摆脱了在电线杆贴性病和皮肤病小广告、在酒店包房坐诊、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游击路线,并迅速被东庄镇同行所效仿。詹国团则被称为莆田系“带头大哥”、“帮主”。

前述要求匿名的莆田市卫健系统人士告诉界面新闻,促成双方会面的种种努力中,也有莆田市官方部门的介入。

两年后林勤宗把诊所的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卖给一个江西老板,作价120多万元。

推荐阅读

配资平台

股票配资 期货配资 配资平台 配资资讯 配资开户 QQ:55257356

声明:本站所提供的文章资讯、数据与广告展示仅供参考,不做为投资建议,股票配资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Copyright © 2013-2019 股票配资门户 版权所有 股票配资